無私‧素還真


作者:冷月白

《詩經》〈小雅‧谷風之什‧北山〉: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」,這是古代封建社會典型「家天下」的思維。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,所謂「戮力從公」,必須在封建君主的許可下行事,否則一旦超越其職務權限,即便愛民如子的鄭燮(板橋),亦難逃官場陋習而罷官。

 

《禮記》〈禮運大同篇〉:「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,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,故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;男有分,女有歸,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,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,是故謀閉而不興,盜竊亂賊而不作,故外戶而不閉,是謂大同。」

先秦儒者前賢身處封建社會,卻留下如此超越時空的曠世宏論,不僅為封建社會震聾發聵,亦為後世塑立了典範南鍼。無奈人性多先私而後公,甚至以私害公,能捨己為人,公而忘私者,無論在現實或虛擬,均可遇而不可求,歷來文學戲劇演繹不絕,每每教人欷歔不已。

有清一代名臣紀昀(曉嵐)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曾借助鬼論,表達其經世致用的價值觀:賢臣有三等,害怕法律制裁者為下等,只愛惜自己名節者為第二等,專心致力於王事,只知國計民生,不計個人禍福得失者為上等。」為政如此,立足江湖亦如此。

紀氏以為「節婦分優劣,賢臣有高下」,筆者以為武者涉足江湖之典型有幾:一、熱衷權位,唯我獨尊。二、恃才傲物,問鼎江湖。三、眼高於頂,任性自我。四、濟世助人,自我實現。五、驚才絕豔,傲視群倫。六、天上謫仙,至人天爵。

 

霹靂早期的「燈蝶」修萬年,「號世令主」歐陽上智,「智慧之星」玉天璣,天外方界白雲驕霜,「鬼王」覆天殤,火宅佛獄咒世主,黑海森獄閻王,幽界夔無疆,万界崇玉旨等多屬於第一類。這種人利慾薰心,寡廉鮮恥,棄義絕情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只為立足萬人之上,掌握天下人生死之權柄,讓世人匍匐於其腳下,俯首叩拜。

 

第二類的武者通常有著極其強悍的武力值,即使其最終目的與第一類人相似,可他們在權勢的追求過程中,常以自己非凡的能力為主要後盾,正大光明地挑戰反對者,進而消滅對手,贏得磊落,輸得瀟灑,即使最終殞歿仍可贏得敵人與觀眾的敬意,從昔年的魔魁,到後來的「武君」羅喉,集境破軍府的燁世兵權,均是這種目空一切的不世梟雄。

在霹靂江湖有些非常特殊的角色,他們實力非凡卻自我任性,視正邪是非為無物,其性格張揚狂傲,卻充滿個人獨特的魅力,其言行常出人意表,卻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,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「黑白郎君」。南宮恨以“別人的失敗為快樂”,是江湖中最讓人驚歎的符號,也是武林道上不朽的形象。他們對自己所認定者,赴湯蹈火在所不惜,對自己所不屑者,從不假以辭色,得意時仰天長嘯,落拓時昂然不屈,最是讓人熱血沸騰的烈性男兒。傲神州、炎熇兵燹、補劍缺、孤獨缺,均屬此類。

大部份的正道群雄都屬於第四類,驕傲任性的「脫俗仙子」談無慾,沉默寡言的「刀狂劍癡」葉小釵,稟性溫潤的謙謙君子「照世明燈」慈郎,狂狷自負的亂世狂刀。東瀛貴公子莫召奴,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,釋門修羅佛劍分說,幽默風趣的苦境道門諸賢:劍子仙跡、「道真雙秀」倦收天、原無鄉。以及眾多已逝的英魂:崎路人、拒生郎、劍君十二恨、練峨嵋、藺無雙、慕少艾、赭杉軍及墨塵音等族繁不及備載的正道名角,沒有這些以正義公理為己任,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英雄俠客們,霹靂國度的星空將黯淡無光。

第五類的角色多才華橫溢,睿智果敢,卻有所為有所不為,進可成一方領袖霸主,退則為不世將才,肱股棟樑或治世賢臣。蟻天海殤君孤身獨闖魔域如入無人之境,其風采歷經時空的沉澱依然歷久彌新。道境玄宗六弦之首蒼,天機在握,性格沉穩內斂,知己知人,明玥白虹斬邪氛,一曲潮音天地驚。在遙遠的《霹靂狂刀》時期,「龍腦」青陽子邁出天地門,創立合修會,其後數度沉潛,可每蹈江湖必掀起千層浪,睥睨群豪。

有了以上類型的巨星映照霹靂的星空後,獨缺的就是眾星圍繞的日月了。第六類的人物最少,卻是整部霹靂史的靈魂,文有「清香白蓮」素還真,柔韌似水,皎如明月,武有「百世經綸」一頁書,剛烈似火,燦若朝陽,兩者智武合一,剛柔並濟,共同撐起霹靂布袋戲的江山。

 

素還真自《霹靂金光》入世,即以天下興亡為己任,為蒼生禍福出生入死,百劫無悔。追隨讚譽者有之,詆譭批評者亦所在多有,持負面評價者多以素還真自私自利,以犧牲他者來成就自己為主要立論,殊不知如此說法根本經不起考驗。以常理而言,自私自利代表有所圖謀,否則這樣的指控將完全失焦,亦師出無名,而自私自利的陰謀者所圖謀的,不外驚世武學,至高權勢,無邊富貴,或者絕世佳人。

素還真才智過人,武學修養深不可測,不僅精通儒道釋三教的武學,連魔界的武功亦不陌生,任何武功招式一經入眼即能上手,甚至能立刻加以改良以增添其威力﹝風跡影中林﹞。曾以魔界的武功﹝天殘手﹞斬去孤愁手臂,化身「神秘女郎」靈嘯月時,一招﹝日光雲影﹞打遍天下無敵手。近期一本《觀劍不則聲》,讓善聽劍音的玄同太子引為知己,自創﹝天問三誓﹞敗神雀女帝織語長心、殺太學主。試想:對這樣精通琴棋書畫醫卜星相拳掌刀劍術法,造詣均臻至化境的曠世奇才,世間還有何種武學值得其追求與渴望?

論權勢,未出道前的素還真在接天頂驚動萬教,震懾群邪,彌平天下紛亂,成為武林皇帝之後即飄然而去,對眾人汲汲營營的權勢名位毫不戀棧,要說歷盡磨難,飽經風霜,再重出江湖的素還真,還會為當年棄之如敝履的虛名陰謀算計,無疑是滑天下之大稽,也低估了其格局與氣度。

論佳人,有才貌雙全的「江南第一才女」風采鈴為妻,並誕育「真神仙」素續緣為兩人再續情緣,「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」,筆者不認為世間還有任何女子能走進素還真的心,而兩人這段痛澈心扉的悲戀,更是讓素還真從此敬「感情」而遠之,方才導致同樣才貌雙全的百里抱信由愛生恨。

至於富貴,「清香白蓮」坐擁翠環山玉波池、琉璃仙境、瀑瀉古岳雲眉棧、非馬夢衢、羅浮山太極台、天月山水等無數名山勝境,又有萬能幫手「隱蔽紅塵」一線生與「天下第一辯」秦假仙為至友,還需要其他的物質財富嗎?論利益,假使素還真輾轉江湖,生死輪迴想成就者是妻亡子離,友死心傷的所謂「個人利益」,那麼將心比心,試問:這樣的利益有多少人願意笑納?

無私,知易行難。言語可以表達素還真為天下奔走的決心,表達不了素還真為蒼生的實際付出。為打敗歐陽上智,素還真踩平公平石俯首稱臣,走進無極殿。為消滅磷菌,素還真與覆天殤同葬九淵之巔。為營造棄天帝功體的弱點,素還真將自己的屍體送進天魔池。為破解逆海崇帆塵世暗夜一百年,讓苦境再沐光明,鷇音子火焚而亡。為保護平民百姓,素還真向鬼方赤命屈膝,身受紅冕禁制。

為天下蒼生,素還真一次又一次地奔走斡旋,為武林和平,素還真一次又一次地步上絕路。為保護苦境,素還真犧牲自己的名聲清譽,天倫至親,甚至性命,受盡螢幕內外的罵名,常常在身負重傷之餘,還得費心周旋於各方勢力,連為自己療傷的時間都沒有,無片刻安歇,無一席暇暖。即便慷慨赴死,還得在死前為苦境佈下安然度過困局的大計,讓自己的生死絕境,成為正道反敗為勝的契機。

如此“鞠躬盡瘁,死尚不已”的情操,不正是紀昀筆下「只知國計民生,不計個人禍福得失」之上賢者。假使如此不計毀譽,出生入死,無絲毫怨懟憤懣之理想實踐者,尚且招致自私自利的批評,尚需背負永無止境的詆譭罵名,敢問世人:何者為正義?何者為公理?又何者為無私?

天下事何者為難?總理眾人之事最難!紅塵中有云云眾生,人世間有悠悠眾口,眾生有眾心,個人心口尚且不一,何況云云眾生。求眾生心口合一,心向唯一,易耶?難也!素還真美其名曰神人,實際上仍是人子血肉,他用盡才智心力想周全一切,可人力總有未逮之時。比起旁人的責難,素還真的自責更深,卻極少訴諸言語,只能將所有的傷慟愧疚深埋心底,獨自承受著非人的折磨(落日隙縫),因為這是他的天命,是上天所賦予的職責,亦是他對黎民百姓最無私的承諾。

公共事務往往“做好無賞,打破要賠”(閩南諺語),而世上多的是對旁人的付出口誅筆伐,自己遇事則畏首畏尾,甚至逃之夭夭的所謂廣大群眾,既然如此,申辯剖白的意義何在?素還真剔透世情,他明白無聲之默勝於雄辯,只要有利於公理正義,有助於武林和平,他願意面對千夫所指,一肩扛起所有責難,繼而摩頂放腫,既不放棄任何人,也不放棄任何希望,即使他所誓死捍衛的黎民百姓,總被有心人利用,總在他遇難時落井下石。

 

世間清濁難辨,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,蓮華出污泥而不染,其入世之初衷不易,千秋不改。素還真之人品如此,「清香白蓮」之德行亦如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生活在地球村的時代,獨善其身已經不合時宜,我們需要的是「見義勇為 挺身而出」,讓社會多些公義,人間多些溫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