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還真.演義行


任俠‧素還真

作者:冷月白

《孟子》〈盡心〉篇上:「墨子兼愛,摩頂放踵,利天下為之。」主張兼愛的墨家代表墨翟與其學生門徒,無疑是古代義行的最佳典範,其茍利於天下不辭辛勞的行止,正是不論古今中外,放諸四海皆可適用的義行標準。以現代的語言來說,「義行」就是正當的行為,符合世俗道德、人情、義理的常態,並且具有人性正向意義,對社會人群有所助益的行為舉措,就是義行。

   隨著社會型態不斷地改變,許多傳統社會的倫理道德與社會規範,亦不斷地與時俱進。然而,無論時空背景如何轉換,文學和戲劇如何詮釋及演繹,正義公理的定義卻始終沒有太大的變異。當“半神半聖亦半仙”的「清香白蓮」,現身翠環山玉波池百柳珠簾五蓮臺,“掌握文武半邊天”的素還真,即一肩扛起了布袋戲國度正義的招牌,開始他行「俠」仗「義」的戲夢人生。

   「俠義」一詞,語出清朝石玉昆之《三俠五義》,是傳統武俠小說裡特殊的精神價值,有著“見義勇為,捨己為人”的內涵。從字面上來看,雖是抽象的思維,卻是一種真實存在於人心深處的處世態度與行為宗旨。在新派的武俠小說中,俠義精神則不再僅限於江湖中的快意恩仇,已經逐漸脫離傳統武俠的定義,開始與民族、國家、社會,甚至全人類產生連結,進而發展出更深邃寬廣的意涵。

   行俠仗義需要有非凡的能力為後盾,舉凡具備俠義精神的江湖兒女,無不身懷絕技,武藝高強,素還真亦不例外。在素還真正式出道前的霹靂江湖,武林局勢混沌未明,群豪競雄,素還真眼見天下紛亂,民不聊生,於是召集當時江湖上最具盛名的各大門派在接天頂共商大計,企圖力挽狂瀾,予世人平靜的生活空間。不料,此會竟因個人私慾而破局,「清香白蓮」大怒,一掌轟平接天頂東方兩百里的奇石峰,震懾在場眾人,為天下掙得一百八十年的和平。

   未出道前的素還真如此,正式涉足江湖的「清香白蓮」,除去偶爾彈琴吟詩自抒襟懷的片段,或者極少數與親朋好友鬥嘴的幽默過場,耗去他江湖生涯大部份時間心力,導致他妻離子散、天倫夢碎,甚至讓他以身涉險,重傷昏厥,生死關頭幾度徘徊的,都是黎民百姓生死之大事,天下蒼生禍福之所寄。

   有鑑於素還真對天下蒼生無私的付出,滅境高僧「百世經綸」一頁書,「刀狂劍癡」葉小釵,苦境道門之「照世明燈」慈郎、「龍腦」青陽子、亂世狂刀,師弟「脫俗仙子」談無慾,以及苦集滅道四境族繁不及備載的各大門派與正道高人,甚至曾經唯利是圖的秦假仙,均義無反顧地站在素還真身側,只為彼此共同的理念。

   《墨經》云:「任,士損己而益所為也。」〈經說〉釋「任」,乃「為身之所惡,以成人之所急。」故「任」是擔當、是責任,是犧牲自己,拯救他人急難,是墨家基於兼愛,損己助人的特有品格,兼善天下的濟世精神。又,「俠」之大者,為國為民,因此「任俠」,即擔當負責,稟公義而行之謂,即義行也。

   以此標準來檢視素還真的江湖生涯,將會發現:外境邪魔入侵,找素還真。中原武林出現野心家,找素還真。正道同志遇險,找素還真。苦集滅道四境或派系有誤解糾紛,找素還真。任何疑點難題不解,找素還真。前輩盟友有恙、受傷、中毒,找素還真,連名不見經傳的路人百姓遇難,還是找素還真。「清香白蓮」美其名曰正道領袖,其實是霹靂江湖來者不拒的溫柔超人,琉璃仙境則是永不打烊的便利商店。

   為解決接連不斷的紛爭與風波,素還真即便身受重傷或暫時失去功力,都不容許自己有片刻的懈怠與安歇,總是公而忘私,折衝斡旋於各方勢力。無論面對多強大的敵人,遭遇多艱難的橫逆險阻,素還真亦不曾有過絲毫推托的言詞或卸責之舉,一句「劣者無能」,是他對自己無法周全大局的自責與鞭策。除此而外,素還真致力於武林和平,只要是對局勢有所助益的人事物,從不放棄任何勸諫招降、廣納賢才的機會,「一飯三吐哺、一沐三握髮」,尚不足以形容其求才之殷切與忙祿奔波之辛勞。

   在虛擬的霹靂武俠世界,素還真是戮力從公的正道領袖、無冕之王,在現實的世界裡,素還真亦有不可取代的傑出貢獻。首先,素還真的出現讓日漸失去舞台的傳統布袋戲重新找回觀眾,讓傳統戲曲不再是LKK的代名詞,而是走在時代尖端,引領潮流風尚的媒體寵兒,是可以與美國漫威、日本動畫平起平坐的青少年偶像。

   更重要的是,素還真將幾乎失去經濟價值的傳統戲曲,變成年營業額以十億計的「東方迪士尼」,讓布袋戲不僅是傳統戲曲文化的傳承,也是現代文創產業的典範,這樣的成就讓所有布袋戲的從業人員肯定了自我的價值,興起了“有為者亦若是”的豪情,同時有了繼續向前邁進的動力與方向。

   素還真不僅改變傳統戲曲的體質,為臺灣文創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,帶動青少年流行的風潮,他也善用其超高的人氣與影響力,積極參與社會的公益活動。從登革熱的衛教防治,郵政總局第一套布袋戲郵票的發行,歷史博物館的布袋戲親子教學及演出,台彩公司公益彩券的推廣,到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引導,甚至「海峽兩岸非物質文化遺產」的展演,海軍東南亞「敦睦遠航」文宣的臺灣偶藝推廣,「印尼臺灣形象展」,以及「科普列車在雲林」、「雲林燈會」、「義行獎」、「孝親獎」等活動,都可以見到素還真的身影,凡此種種,在在都顯示出素還真為社會公益的付出及努力。

   素還真在江湖上致力於武林和平,追求公理正義,為蒼生福祉犧牲奉獻,傾盡所有,勇於負責,敢於承擔,並積極參與現實社會的公益活動,善盡社會公民之責任與義務,更引領布袋戲產業的創新與改造,任俠之典範當之無愧。

若水‧素還真

作者:冷月白

水,是自然界最重要的物質,是宇宙生機的象徵,是物種維持生命必要的元素。無水生機不存,無水不成世界。素還真之於霹靂布袋戲的意義,如同水之於自然,無素還真則無霹靂布袋戲,兩者在名實上或有不同,本質上卻密不可分。

   甫出道的素還真是從容自信,詼諧活潑又果決明快的,他的傲氣隱藏在對人事物的觀察和評價裡,總在局勢緊繃的時刻,開點無傷大雅的小玩笑,既奚落了自己,亦嘲諷了敵人,每每令人會心一笑。歷經江湖的淬練,素還真自信從容如故,可詼諧活潑的性格,已被溫暖周至所取代,「清香白蓮」抹去初生之犢的稜角,代之以謙和柔軟的身段,以理服人的處事風格,似深水靜流,卻無聲無息地導引著局勢的發展。

 

   縱橫江湖,剔透世情的素還真,面對險峻的局勢或惡劣的環境,絕少採取強硬的攻勢,攖敵鋒銳,多選擇迂迴間接的方式解決問題,如此不僅能降低己方的傷亡,亦可避免局勢在極端衝突中失控,並為雙方保留最大的彈性及和解的空間。情緒無法解決問題,忍讓絕非逃避或畏事,而是比武力對決更具效益的處事方針,處世懂得退讓與包容,將化戾氣為祥和,亦可聆賞更多不同的人生風景。

 

   意氣之爭即便贏了,也是慘勝,卻得耗費更多的心力,來收拾後續的殘局,這樣的勝利只贏得表象的虛名,無助於情勢與大局,一不小心還可能雙輸。既然如此,何不轉換思維,走一條看似遙遠,卻可順利達陣的蜿蜒小路。能抵達最終目標的路,未必是最快最直的,僻靜的小路人少,曲折地看似與目標毫不相關,卻往往在蜿蜒的道路盡頭翻轉,在看似無路的絕境中,驚見柳暗花明的契機。雖然蜿蜒的道路通常遙遠許多,卻是最有機會抵達終點的途徑,因為走得快未必能走得好,龜兔賽跑,最後贏的是烏龜。

 

   水至柔,輕若微塵。任何容器均可容納,均可沾染,能附著在任何物體的表面,甚至滲透任何縫隙孔竅,看似無形卻有形,並且如影隨行。老子曰「天下莫柔弱於水,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」,又言「守柔曰強」,善奕者必精於佈局,誘敵深入而殲滅之。幽微示弱看似無能,卻是妙臻巔峰的用兵之道,素還真三教兼修,深得箇中三味,以「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」,正是其屹立江湖,百戰不殆的致勝要義。

 

   綜觀素還真漫長的江湖生涯,他順天道,知天命,稟持以和為貴的信念,行正路,致中和,對立場不同的各方勢力,總不忘為彼此留下轉寰的空間,避免極端,無論面對多強大的敵人,多棘手的局面,永遠沉著淡定,波瀾不興。無奈世情多變、人心反覆,如同梵天所言:世上總有誅不盡的妖魔邪道,笑不盡的世俗庸人。太多的不公不義,教世間所有謙和溫雅之士,亦有其忍無可忍,退無可退的底線,素還真亦不例外。

素還真平日溫和理性的作風,常讓敵人有「君子可欺之以方」的錯覺,殊不知他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,一旦出手,絕對是出乎敵人意料之外的強悍。猶記當年,歡喜佛被殺,素還真悲憤交集,﹝怒火燒盡九重天﹞技驚群邪,天殘武祖門下無一倖免。天蝶盟步步進逼,素還真飛蝶宮開殺,氣勢磅礡,雷霆萬均,屍橫遍野。﹝天問三誓﹞出,閻王鎖震懾,長心女帝功體盡廢。水至剛,重逾千鈞,無堅不摧。

 

先知先覺者總是孤獨寂寞的,作為一個領導者,必須站在絕對的制高點綜觀全局,方能不昧於局勢混沌而迷惘,不陷於眼前情境而自縛,不畏於當下困頓而止步。水至濁,在風雲變幻的當下,世浪掀濤,清濁難辨,敵我難分,是非不明,耳聞不為實,眼見不為真,遑論真相,常使素還真飽受世人非議,甚至同志的誤解。

 

對於世俗庸人的批評詆毀,素還真從不曾為自己分辯過。因為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。知我者,自知。不知我者,知與不知,何異。再混濁的水,只要經過時間的沉澱,必能還其澄明的本質,任何疑點矛盾在時空的濤濯後,亦將如水清透,無所遁形。水至清,「寧靜以致遠,澹泊以明志」,蓮華亭亭獨立水中央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

 

湖海不厭細流,故能成其大,為人處事當有海納百川的氣度,方能左右逢緣,得道多助。作為正道的領航者,素還真從未執著於正邪的立場,同為正道巨擘,身為素還真江湖生涯中無可取代的前輩,並且與素還真聯手制敵無數的「百世經綸」一頁書,無疑是素還真的知音,梵天曾言“只要對方握有造福蒼生的籌碼”,素還真一定“會挪出接納對方的空間”《霹靂俠影之轟定干戈第15章》。善用敵之長,借力使力,化危機為轉機,這是素還真的智慧,亦是「清香白蓮」立足江湖的格局。

 

素還真性情平和,氣質溫雅,定若沉淵,舉凡可以文鬥解決的場面,絕不輕啟戰端,妄動干戈,深得君子動口不動手之妙,加以其深智遠慮,見微知著,某些乍看之下不明所以的行止,其實寓意高遠,佈局機深,極富兵法料敵機先之奧義。水無定形,無孔不入,無隙不侵,萬形無形。水無定向,風行而偃,無所不至,無向萬向。

 

上善若水,至人之道。君子之行,如春花,似翠柳,予天地柔麗繽紛,恰似春日微雨,潤澤大地。白蓮之怒,如燄火,似風旋,傾天地正氣義烈,渾如雷霆風暴,震驚寰宇。是故,若素,還真。若水,澹泊。若水,至柔。此乃素還真性格之使然,亦是「清香白蓮」風格之所在。

 

 

無私‧素還真

作者:冷月白

《詩經》〈小雅‧谷風之什‧北山〉: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」,這是古代封建社會典型「家天下」的思維。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,所謂「戮力從公」,必須在封建君主的許可下行事,否則一旦超越其職務權限,即便愛民如子的鄭燮(板橋),亦難逃官場陋習而罷官。

《禮記》〈禮運大同篇〉:「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,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,故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;男有分,女有歸,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,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,是故謀閉而不興,盜竊亂賊而不作,故外戶而不閉,是謂大同。」

 

先秦儒者前賢身處封建社會,卻留下如此超越時空的曠世宏論,不僅為封建社會震聾發聵,亦為後世塑立了典範南鍼。無奈人性多先私而後公,甚至以私害公,能捨己為人,公而忘私者,無論在現實或虛擬,均可遇而不可求,歷來文學戲劇演繹不絕,每每教人欷歔不已。

 

有清一代名臣紀昀(曉嵐)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曾借助鬼論,表達其經世致用的價值觀:賢臣有三等,害怕法律制裁者為下等,只愛惜自己名節者為第二等,專心致力於王事,只知國計民生,不計個人禍福得失者為上等。」為政如此,立足江湖亦如此。

 

紀氏以為「節婦分優劣,賢臣有高下」,筆者以為武者涉足江湖之典型有幾:一、熱衷權位,唯我獨尊。二、恃才傲物,問鼎江湖。三、眼高於頂,任性自我。四、濟世助人,自我實現。五、驚才絕豔,傲視群倫。六、天上謫仙,至人天爵。

 

霹靂早期的「燈蝶」修萬年,「號世令主」歐陽上智,「智慧之星」玉天璣,天外方界白雲驕霜,「鬼王」覆天殤,火宅佛獄咒世主,黑海森獄閻王,幽界夔無疆,万界崇玉旨等多屬於第一類。這種人利慾薰心,寡廉鮮恥,棄義絕情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只為立足萬人之上,掌握天下人生死之權柄,讓世人匍匐於其腳下,俯首叩拜。

第二類的武者通常有著極其強悍的武力值,即使其最終目的與第一類人相似,可他們在權勢的追求過程中,常以自己非凡的能力為主要後盾,正大光明地挑戰反對者,進而消滅對手,贏得磊落,輸得瀟灑,即使最終殞歿仍可贏得敵人與觀眾的敬意,從昔年的魔魁,到後來的「武君」羅喉,集境破軍府的燁世兵權,均是這種目空一切的不世梟雄。

 

在霹靂江湖有些非常特殊的角色,他們實力非凡卻自我任性,視正邪是非為無物,其性格張揚狂傲,卻充滿個人獨特的魅力,其言行常出人意表,卻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,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「黑白郎君」。南宮恨以“別人的失敗為快樂”,是江湖中最讓人驚歎的符號,也是武林道上不朽的形象。他們對自己所認定者,赴湯蹈火在所不惜,對自己所不屑者,從不假以辭色,得意時仰天長嘯,落拓時昂然不屈,最是讓人熱血沸騰的烈性男兒。傲神州、炎熇兵燹、補劍缺、孤獨缺,均屬此類。

 

大部份的正道群雄都屬於第四類,從最早期的武林名人談無慾、葉小釵、慈郎、亂世狂刀,中後期苦集滅道四境的高人俠士,其他境域的貴冑名宿,已逝的英魂崎路人、拒生郎、劍君十二恨等。以及眾多族繁不及備載的正道英雄豪傑,沒有這些以正義公理為己任,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英雄俠客們,霹靂國度的星空將黯淡無光。

 

第五類的角色多才華橫溢,睿智果敢,卻有所為有所不為,進可成一方領袖霸主,退則為不世將才,肱股棟樑或治世賢臣。蟻天海殤君孤身獨闖魔域如入無人之境,其風采歷經時空的沉澱依然歷久彌新。道境玄宗六弦之首蒼,天機在握,沉穩內斂,知己知人,明玥白虹斬邪氛,一曲潮音天地驚。在遙遠的《霹靂狂刀》時期,「龍腦」青陽子邁出天地門,創立合修會,其後數度沉潛,可每蹈江湖必掀起千層浪,睥睨群豪。

有了以上類型的巨星豪傑閃耀霹靂的星空,獨缺的就是眾星環繞的日月了。第六類的人物最少,卻是整部霹靂史的靈魂,文有「清香白蓮」素還真,柔韌似水,皎如明月,武有「百世經綸」一頁書,剛烈似火,燦若朝陽,兩者智武合一,剛柔並濟,共同撐起霹靂布袋戲的江山。

 

素還真自《霹靂金光》入世,即以天下興亡為己任,為蒼生禍福出生入死,百劫無悔。追隨讚譽者有之,詆譭批評者亦所在多有,持負面評價者多以素還真自私自利,以犧牲他者來成就自己為主要立論,殊不知如此說法根本經不起考驗。以常理而言,自私自利代表有所圖謀,否則這樣的指控將完全失焦,亦師出無名,而自私自利的陰謀者所圖謀的,不外驚世武學,至高權勢,無邊富貴,或者絕世佳人。

 

素還真才智過人,武學修養深不可測,不僅精通儒道釋三教的武學,連魔界的武功亦不陌生,任何武功招式一經入眼即能上手,甚至能立刻去蕪存菁以增添其威力﹝風跡影中林﹞。曾以魔界的武功﹝天殘手﹞斬去孤愁手臂,化身「神秘女郎」靈嘯月時,一招﹝日光雲影﹞打遍天下無敵手。自創﹝天問三誓﹞敗神雀女帝織語長心、殺太學主。近期一本《觀劍不則聲》,讓善聽劍音的玄同太子引為知己。試想:對這樣精通琴棋書畫醫卜星相拳掌刀劍術法,造詣均臻至化境的曠世奇才,世間還有何種武學值得其追求與渴望?

 

論權勢,未出道前的素還真在接天頂驚動萬教,震懾群邪,彌平天下紛亂,成為武林皇帝之後即飄然而去,對眾人汲汲營營的權勢名位毫不戀棧,要說歷盡磨難,飽經風霜,再重出江湖的素還真,還會為當年棄之如敝履的虛名陰謀算計,無疑是滑天下之大稽,也低估了其格局與氣度。

 

論佳人,有才貌雙全的「江南第一才女」風采鈴為妻,並誕育「真神仙」素續緣為兩人再續情緣,「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」,筆者不認為世間還有任何女子能走進素還真的心,而兩人這段痛澈心扉的悲戀,更是讓素還真從此敬「感情」而遠之,方才導致同樣才貌雙全的百里抱信由愛生恨。

 

至於富貴,「清香白蓮」坐擁翠環山玉波池、琉璃仙境、瀑瀉古岳雲眉棧、非馬夢衢、羅浮山太極台、天月山水等無數名山勝境,又有萬能幫手「隱蔽紅塵」一線生與「天下第一辯」秦假仙為至友,還需要其他的物質財富嗎?論利益,假使素還真輾轉江湖,生死輪迴想成就者是妻亡子離,友死心傷的所謂「個人利益」,那麼將心比心,試問:這樣的利益有多少人願意笑納?

無私,知易行難。言語可以表達素還真為天下奔走的決心,表達不了素還真為蒼生的實際付出。為打敗歐陽上智,素還真踩平公平石俯首稱臣,走進無極殿。為消滅磷菌,素還真與覆天殤同葬九淵之巔。為營造棄天帝功體的弱點,素還真將自己的屍體送進天魔池。為破解逆海崇帆塵世暗夜一百年,讓苦境再沐光明,鷇音子火焚而亡。為保護平民百姓,素還真向鬼方赤命屈膝,身受紅冕禁制。

為天下蒼生,素還真一次又一次地奔走斡旋,為武林和平,素還真一次又一次地步上絕路。為保護苦境,素還真犧牲自己的名聲清譽,天倫至親,甚至性命,受盡螢幕內外的罵名,常常在身負重傷之餘,還得費心周旋於各方勢力,連為自己療傷的時間都沒有,無片刻安歇,無一席暇暖。即便慷慨赴死,還得在死前為苦境佈下安然度過困局的大計,讓自己的生死絕境,成為正道反敗為勝的契機。

 

如此“鞠躬盡瘁,死尚不已”的情操,不正是紀昀筆下「只知國計民生,不計個人禍福得失」之上賢者。假使如此不計毀譽,出生入死,無絲毫怨懟憤懣之理想實踐者,尚且招致自私自利的批評,尚需背負永無止境的詆譭罵名,敢問世人:何者為正義?何者為公理?又何者為無私?

天下事何者為難?總理眾人之事最難!紅塵中有云云眾生,人世間有悠悠眾口,眾生有眾心,個人心口尚且不一,何況云云眾生。求眾生心口合一,心向唯一,易耶?難也!素還真美其名曰神人,實際上仍是人子血肉,他用盡才智心力想周全一切,可人力總有未逮之時。比起旁人的責難,素還真的自責更深,卻極少訴諸言語,只能將所有的傷慟愧疚深埋心底,獨自承受著非人的折磨(落日隙縫),因為這是他的天命,是上天所賦予的職責,亦是他對黎民百姓最無私的承諾。

公共事務往往“做好無賞,打破要賠”(閩南諺語),而世上多的是對旁人的付出口誅筆伐,自己遇事則畏首畏尾,甚至逃之夭夭的所謂廣大群眾,既然如此,申辯剖白的意義何在?素還真剔透世情,他明白無聲之默勝於雄辯,只要有利於公理正義,有助於武林和平,他願意面對千夫所指,一肩扛起所有責難,繼而摩頂放腫,既不放棄任何人,也不放棄任何希望,即使他所誓死捍衛的黎民百姓,總被有心人利用,總在他遇難時落井下石。

世間清濁難辨,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,蓮華出污泥而不染,其入世之初衷不易,千秋不改。素還真之人品如此,「清香白蓮」之德行亦如此。

尚義‧素還真

作者:冷月白

儒家五德: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,「義」為五德之一。在儒家的中心思想上,孔子尚「仁」,「忠恕」之道一以貫之。孟子尚「義」,提倡「性善」,主張「民貴君輕」。西漢董仲舒則以為,「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」乃人倫之五常。《釋名》:「義,宜也。」《近思錄》則將「義」定義為「合理地處理事務」。

   《管子‧牧民篇》:「禮義廉恥,國之四維。四維不張,國乃滅亡」,其中「義」為正義 (righteousness)、義氣 (gratefulness)、義憤 (indignation),是明辨是非,是良知行為的準則(中華世界大道總會官網)。即行所當行,止所當止。若訴諸日常生活的實踐,「義」是:正正當當的行為,慷慷慨慨的犧牲。也就是說一般而言,「義」是指公正合宜的道德或行為。

 

   《孟子·告子篇》:「生,亦我所欲也,義,亦我所欲也。二者不可得兼,捨生而取義者也。」這是古聖先賢在面臨生死關頭與大義取捨之際的高風亮節。可「義」其實又可分為大義(大我)與私義(小我)兩種。文天祥大義殉國,「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」之天地正氣,誠千古絕唱。哲人雖已遠,千秋尚凜然,此為公義。武俠小說與章回小說中所謂的「義薄雲天」,則較著重於人際間的道義,與朋友之間的肝膽相照,以私義稱之為宜。

 

   遠在《霹靂天命》時代,素還真、一頁書、歡喜佛、萬燭公、孤愁先生、慈海渡者等六人,在雲渡山召開六聖會,為究竟該選金小開還是素續緣擔任誅滅鬼王棺的重任而爭辯不已。最後,金小開和素續緣的得票數為二比四,而金小開所獲得的兩票當中,就有素還真犧牲獨子素續緣所投下的一票,素還真此舉有為武林大局的公義,亦有為至交葉小釵保住葉氏血脈的私義。

   身為人父,要放棄愛妻風采鈴以命易命才存活下來的愛子素續緣,無疑是錐心斷腸的抉擇,這個決定一旦成真,素還真犧牲的不僅僅是自己唯一的孩子,還讓風采鈴的死變得毫無意義。假使可以,相信素還真寧願犧牲自己,來換取嬌妻愛子的生機,可身為正道領袖的「清香白蓮」不能,他必須顧念葉小釵的心情,保護叛逆的金小開,他必須為大局設想,為黎民百姓好好地活下去,甚至連選擇為妻小自我犧牲的權利都沒有,這是身為素還真的天命,也是身為素還真的枷鎖。

 

   除了葉小釵,綜觀整部霹靂史,讓素還真涉險次數最多,犧牲最大的人是一頁書。「百世經綸」從滅境到苦境,幾度生滅的劫難都是為了天下蒼生。為著霹靂江湖笑盡英雄的存在,正道的擎天之柱─梵天,素還真孤身獨闖七彩雲天,身受重傷昏厥,為一頁書求得慈緩十五天。待傷重甦醒後,素還真無暇顧及自身的傷勢,立刻馬不停蹄地為梵天尋找證據而奔忙,甚至低聲下氣,不惜下跪來懇求證人到聖佛巖作證。為一頁書天河蘊生,正道千里運棺,素還真親上道境牽制孤愁先生。為殺伐傳道的創世者,花爵百鍊生寧負天下罵名也要醫治魔魁。

   為一頁書,素還真吞下邪元,偽裝進入火宅佛獄,替入魔的一頁書求取解藥,導致五感盡失。看「齊煙九點」天踦爵為一頁書怒嗆黑獄妖皇墮神闕:「如果一頁書前輩遭遇不測,吾要整個黑獄陪葬!哼!」《刀劍春秋第14章》。一頁書遭受暗算,天人五衰,魂化靈珠,解鋒鏑說:「為一頁書前輩的生機,我必然盡力而為。哪怕是背負天下罵名,也在所不惜。」《古原爭霸第18章》

 

   梵天為眾生入世,素還真為其奔走涉險,既是公義,亦為私誼,「白蓮之路,梵天護航」,「素還真所選的道路,就是一頁書的決定」,「只要你(三餘無夢生)知曉,在你的背後,永遠有吾一頁書作為後盾」,這幾句話正是白蓮梵天這對經典搭檔為公為私,互為表裡,相互扶持也相互成就的江湖傳奇。

   然而,除了身邊的至交好友,即使是敵人或素昧平生的萍水之交,素還真也願意將心比心,誠摯以待。例如早期的「情劍」喬飛,雖然喬飛當時是集境武皇在二重林的黨羽,素還真完全可以武力取勝,除掉喬飛,徹底鏟除武皇的助力。可素還真並沒有這樣做,在得知喬飛乃因失去妻子玉芙蓉方才心智劇變,於是他積極設法為其找回愛妻,既成功削弱了武皇的勢力,又成全了一對有情人,大義與小我兼顧的作法,非常完美周至。

 

   素還真性情溫和,極富同情心與同理心,類似喬飛的情況,在素還真的江湖生涯從來不是特例,比如《霹靂狂刀》時期的風月幽樓之主慕容娟。拋開慕容娟慕容嬋姐妹與大和居士這難解的親情糾葛不論,素還真為了從非凡公子手中救出曾經百般刁難自己的慕容娟,不僅一再退讓,還親自為其畫押作保。雖然慕容娟最後依然未能跳脫霹靂女角的悲情宿命,可素還真不計前嫌,為其奔波斡旋的辛勞,想必慕容娟在九泉之下,應當也會深受感動。

 

   近期則有「芙蓉鑄客」巧天工(雨霖鈴)和魚美人。身為劍鑄雙修的高手,雨霖鈴的個性卻完全不按牌理出牌,她與生命練習生及亂世狂刀的互動妙趣橫生,令人絕倒。由於兄長「棋邪」縱橫子的緣故,雨霖鈴無端惹上夸幻之父這個莫名其妙的麻煩,不僅用盡心思仍無法擺脫其糾纏,還被強制禁錮不得自由。解鋒鏑受制於夸幻之父,被迫與其交手,在明白雨霖鈴的遭遇後,即精心佈局謀劃,先商請劍非道救她離開八面玲瓏,又為讓她完全擺脫夸幻的糾纏,差點與狂刀兵戎相見,生死一決,幾經波折,終於讓雨霖鈴順利退隱。

   魚美人(曼鯉)是解鋒鏑在八面玲瓏萍水相逢的善良女子,解鋒鏑在魚美人的幫助下,順利讓圓公子與夸幻之父反目。可得知魚美人願意接受圓公子後,解鋒鏑在諒解成全之餘,不僅多次提醒救援,亦堅守昔日的承諾。為幫助魚美人解除夸幻之父所下的禁制,解鋒鏑被夸幻陰謀算計,瀕臨絕境,若非「陰陽婆」枯半身自我犧牲,「有生之蓮」恐將慘死圓公子掌下。歷劫歸來,解鋒鏑與夸幻攤牌,得到真正的解方,甘冒生命危險,再上八面玲瓏,令魚美人重獲自由。君子一諾,重逾千金,不過如此。

   「清香白蓮」以天人之姿涉足江湖,即使被傷害、被誤解、被出賣,都不曾改變他廣結善緣,廣開善門,處處予人餘地的性格。飽經風霜,剔透世情的一代智者,照理說很難跟傻氣沾上邊,可實際上,素還真在有些時候,偏偏又天真至極,天真地相信蒼天有眼,世間有情,天真地相信人性本善,邪不勝正。或者應該說,在理想追求者的性格當中,多少都保有幾分天真的傻氣,否則將如何面對人心善變,世情反覆?又將如何在歲月和現實的消磨裡,繼續懷抱初衷?

   素還真胸懷天下,言必公理,行必正義。為蒼生禍福出生入死,即使刀斧怨謗加身亦無悔,是為公義。為友朋同志赴湯蹈火,未曾有違逆道義之行止,是為私義。其言行總先公而後私,甚至以公害私。理之所由,義之所在,千夫所指亦無懼,此為素還真尚義之實踐,言行一致的淑世理想。

   修身齊家難,平天下更難。義薄雲天難,無愧於心更難。君子之德,風行草偃。素還真為公義捨身,為友朋盡義,自入世以來即以天下為己任,用盡心力想周全所有,功成不居,不成則自擔罪名,從不曾推諉卸責,也不曾有絲毫不耐與怨誹,亦不曾為自己申論及辯白。如此修為,不枉賢者之實,亦不枉天人之名。